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杀了作威作福的女上司
我杀了作威作福的女上司

我杀了作威作福的女上司



  牧师:你后悔你所做的一切吗?

  金伟:不后悔,绝不后悔。

  牧师:你还是忏悔吧,说不定会得到上帝的宽恕。

  金伟:我永不忏悔。

  牧师:唉。

  金伟:在这个世界上充满太多的不公平,为什么上帝做不到永久的公平?

  牧师:公平不公平并不是在人间说得算,而是你没有经受住考验。

  故事还要从我进公司那天说起。

  大学毕业后,急于在社会立足脚根,我四处投简历,可是得到的回音却是寥寥无几,要么去面试,可是得到的回答便是等通知,而这个通知或许永远也不会再有下文了。

  看着周围那些有后台的同学很快就找到工作,我真的是相当的着急。那些凭藉关系进入好公司的同学,经常在聚会上吹自己的薪水有多高,工作又多少轻松,权力又多少大。而我呢,每天只能在家里干着急,等待着机遇的降临。

  好不容易有一家公司录用了我。凭藉我英语方面的优势,我被分配到公司的进出口部,主要负责出口业务事宜,换句话说就是跟单。

  我们公司是S市某集团的子公司,但由于S市是内陆城市,所以海运出口都是在我们A市通关。

  S市和我这边相互配合的是一个叫陈怡的女孩,她主要负责谈生意,而我在A市帮她做海关的一切事宜。

  其实,所谓在S市谈生意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,据我所知,我们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在国际市场非常抢手,根本用不着出去销售,人家自已会找上门来。

  而且更为夸张的是,客户为了能够买到我们的产品,有时甚至给我们小费,请我们吃饭,可以说在S市的那些业务员可是一个非常有油水的工作岗位,待遇又非常的高。

  而在我们A市,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,工资又低,像我一个本科毕业的,月薪只有1500,而且又忙,那边生意好,我们这边就没有停。

  更为气人的是,我们这边加班老板是从来不付加班费的。想去投诉他嘛,他就一句话,要做就做,不做就走,又不是招不到人。

  其实诸位,不要小瞧我这个跟单的活。众所周知,海关都是朝南坐的,对待我们这些报关员是非常凶的,碰到他们心情好,办事还算顺利,可是一旦碰到一个刁钻,而且那天心情不好的关员时,那就有的苦了。

  每逢过年,别的一些企业都会给这些关员送礼,送钱,所以海关的关员们会对这些送礼的企业代表非常友善,而我们公司老板是一只出了名的“铁公鸡”,所以我们公司是一点东西也不会送人的,结果就是办事很不顺利。

  就这样,经过了试用期的我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但是矛盾也越来越多。

  由于这边通关不利,我经常被S市的业务员陈怡痛骂,她老是说我办事效率低、又不勤快,而且嘴又特别的硬。

  其实这真是对我的冤枉啊,我每天做好单证,都到海关去办事,只是他们那些关员故意刁难我。

  而我从来嘴没有硬过,只是在工作业务方面和她争辩了几句,但她却完全放在心中,一股得势不饶人的样子。

  最让人憎恨的是,她老是到我领导那边去打小报告,还说什么“听到我的声音就恶心”之类的侮辱人格的话语。

  幸好,我的领导是一个比较友善的人,一方面她劝我大度一点,别和那种不讲理的人多说话,只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。

  另一方面,她告诉我关于陈怡的一些事。

  陈怡并没有读过多少书,初中的时候还留过一级,技校毕业后,凭藉S市集团公司胡总的介绍,顺理成章的进入这家公司,而且分配到这个非常有“油水”的岗位。

  她别说在我们这种子公司,即使在S市的集团公司也是呼风唤雨级的人物。

  人家不敢得罪她,因为她有强有力的后台,即使她的错,别人也要说成自己的错,而我的前任也是因为受不了她的那种脾气才离职的。

  在S市的集团公司,最好最大的客户都是她的,每天不用上班订单都会在她桌子上堆满,由她的助理帮她解决联系,而陈怡的月薪比我要高出整整10倍。

  听了这些介绍我真是非常的气愤,凭什么一个不读书的技校生,可以拿那么高的工资?凭什么她不怎么干活却能拿比我高10倍的月薪?凭什么她能够在我领导面前乱说我的坏话?难道就是她的那个后台够硬吗?

 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,穷人的孩子永远是穷人,而富人的孩子永远是富人呢?

  挖第一桶金难啊,但我没有这个实力,我只能受到那些有势力人的摆布。

  对陈怡人格的看扁是有这么一件事,大家别嫌我烦,因为我只有将她的恶劣事迹多说几点,大家或许就不会对我之后强奸并杀害她的行为感到愤怒,至少我想也能为我搏得一些同情分吧。

  有一次陈怡到A市来谈生意,或许她的那位后台想让她也接触一些社会吧。

  到A市,自然而然,要到我们公司先报导一下,当她跨入我们办公室的一刹那,我看到她那高贵的样子,身上穿着都是名牌,还戴着一副墨镜。

  我们经理上去向她打招呼,可是她却牛得很,只是点点头,然后脱掉墨镜,看了我一眼,冷笑一下。

  我去帮她倒茶,快要回办公室时,听见陈怡对我们经理说:“我叫你招个帅哥,你看他这种人,到海关去当然要被闭门羹了,人们企业都是招美女、帅哥,所以办事顺利,你看金伟那副模样,人家当然会拒绝他。”

  “话也不能这样说,人家企业都是给钱送礼的,我们公司却没有,再说金伟办事很认真的,我作证!”

  “反正我对他非常的不满。”

  听完这段对话,我真的快要流泪了。有后台就算了,为什么我的外貌也要受到别人的歧视?难道这又是我的错吗?知识难道真的不是力量?

  以后的半年,陈怡老是在工作中故意找我的茬,很多完全不可能办到的事都要求我去办,一旦办不成功就去向领导反映,渐渐的,我在公司高层的心目中地位越来越低,被辞退也是在情理之中了。

  终于有一天,我们经理无可奈何的对我说,公司因为目前困难,所以只能裁员,你不幸成为其中的一分子。

  经理还安慰我,她知道我的能力很强,工作也非常的卖力,在外面肯定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,不要为这1500元再拼命了,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你就放松一点吧,把手上的活都暂时移交给我吧。

  可是,这些都是藉口,5天后,来了一个大帅哥,这种所谓裁员根本就是假的,一定是陈怡在那边捣鬼,这肯定是集团公司的命令。

  一股愤怒之情油然而生,我当时气得浑身发抖,牙齿也咬得“咯咯”直响。

  为什么努力工作的人永远也不能付出回报?

  我突然感到这个社会不是我这种人呆的地方,我父母都是小小的普通职员,亲戚家中也没有什么后台,前些日子,父母为了让我在谈恋爱中有些优势,还帮我买了房,每月还贷就要4000元,我一旦失业,这些钱怎么去还啊?

  天性冲动的我想到了报复这个恶毒女人,但我哪里来的机会呢?她在S市,我在A市,我总不能到那边去复仇吧,难道这种恶毒女人就可以这样潇洒的活在社会上?难道她就是这个公司的的皇帝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?这种天生的啃老族难道真的是不可战胜的奇迹?不,想死大家一起死!

  不知道是苍天有眼,还是因为陈怡的所作所为惹怒了上帝,机会终于来了,而这次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。

  这是在最后一个月的中旬左右吧,接到我经理的通知,陈怡又要到A市来办事了,而那段时间经理家中有事,请了年休假,所以她要求我在临走时做好最后一件事,那就是好好地招待她,也算是给经理一个面子吧。

  经理还告诉我,陈怡现在怀孕4个月了吧,还要我好好地照顾她,开车时尽量开的稳一些,慢一些之类的。

  既然机会已经到来,那我就绝对不能放过。我给自己暗暗下定决心,既然法律不能将这种女人“绳之以法”,那我就替天行道,送这个女人下地狱去吧。

  那一天终于到来,我盼望了很久。

  陈怡还是习惯的牛,习惯的冷漠,习惯性的对我发了一顿脾气,呵,在她眼中,或许要抓紧这最后骂我的机会,教训我一番吧,陈怡啊,你的气量实在太小了,你尽情地骂吧,那也是你人生中最后骂我的机会了。

  那一天晚上,陈怡谈好业务已经是晚上9点了,或许是生意谈得不太好吧,她在车上就开始发起脾气,嘴里说什么“反正他们不买也无所谓,到时候进不了货别来求我”之类的话,我还假惺地叫她别生气,对肚里的孩子不好。可是得到的却是一句“不要你管,开好你的车”。

  我从车里的后视镜看着她那张气得变形的脸,我也冷冷地一笑,刹那间,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象换了一个人似的,以前那个我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了,我仿佛变成了一个魔鬼,变成了一个恶魔。

  或许这是我心中怒火作祟吧,那来自地狱的怒火终于将我那善良的本质渐渐蒸发,就象抛在空气中的骨灰,伴随的风飘向未知。

  我一脚油门踩到底,车子一震,向前冲了一下,然后我以80码的速度向我之前打算好的目标前进。

  “你神经病啊,开这么快,肚子里的小孩有事你担当得起吗?”

  我没有回答她,因为我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,另一方面,现在还在市区,陈怡随时都有求救的可能,目前还是先不要让她知道我的目的为好。

  “不好意思。陈小姐,我下次一定注意,让你受惊了。”

  可是陈怡还在后座上喋喋不休,当然说得都是些骂我的话,此时我也不用去计较,她的末日马上就要到来了。

  开了一段路,马路上的车和行人越来越少,我知道还有大约20公里就要出城了。

  “这条路不是去宾馆的嘛,你难道方向都不认识了?”一样的牛B,一样的口气,但她似乎还没有警觉。

  “是这条路呀,那条路晚上特别的堵,所以我选择绕远路,但时间上可以节约不少。”这个理由我早就想好了。

  很快就出了城,我将速度提升到130码,此时的陈怡明显感到有点不对劲了,看到灯光越来越少,马路上的车几乎没有了,陈怡似乎感觉到恐怖离她越来越近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啊,这是什么地方啊?我要下车。”

  “晚了,等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了。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啊,我要报警了。”

  这一步我没有想到,陈怡手上还有手机,她可以报警。但是,好在她对A市的情况不是很熟悉,也说不清楚现在处在什么地方,估计员警找到我们差不多我也完成自己的兽性了。

  我继续加大码力,离我计划的地方不远了,还有30公里,我的车速越来越快,天似乎快要下雨了,雷电在空中一闪一闪,呵,陈怡,我就在下雨天送你升天吧。

  我把地点选在一个小树林中,那里是一个终年没有人的地方,手机信号也不是很强,所以应该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的安全。

  我将陈怡从车上拖了出来,没有想到死到临头的她嘴巴里还是非常的硬。

  “你他妈的不是人,你这个禽兽,你一家不得好死。”说着,便使劲地摆脱我,嘴里拼命的喊着“救命”。

  “胡总此时也无能为力了吧,你这个女人平时太霸道了。”

  我将这个女人扛在肩上,往树木深处走去,路上这个女人大哭大叫,但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讲个不停。

  我选好地点,将肩上的陈怡往地上一扔,陈怡惨叫一声,手摸着肚子。

  “你这个畜牲,不要脸的。”说着,陈怡一脚便向我的裆部踢来,我没有防备好这个女人的阴招,但好在这一脚踢在我的小肚上,我还支撑得住。

  我火气也越来越大,本来失去理智的我就像一只野兽,何况现在是受到攻击的野兽。

  我两个响亮的耳光往陈怡的脸上打去,陈怡仍在大叫,这时我的手便停不住了,一下又一下,耳光越来越重,陈怡的哭声也越来越大。

  呵呵,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玩这个女人,她的阴道可能不是普通的男人可以插的吧,一定是那种很有钱的啃老族才有这个“幸运”,但是我要将他们的这些“幸运”化为乌有。

  我的头伸向她的嘴唇,想吻她,可是她居然还不肯认命,往我的嘴上就咬了一口,顿时感觉嘴里有股血腥味。

  我将口水往旁边一吐,举起手掌,往她的嘴巴打去,打了几下,我抓住她的下巴,将她的嘴固定住,然后我便去咬她的嘴唇,陈怡的两条腿不停地挣扎着,我就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压住她。

  亲够了她,我粗暴地将她的衣服撕碎,那两只乳房显得比较的难看,还有些下垂,或许是怀孕的因素吧,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就是快要当妈妈的象征吧。

  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先用两只手掌抓住她的一对乳房,很用力地捏着,那种力量就像要把某样东西捏碎。

  陈怡忍受不了痛苦,又叫了起来。

  “畜牲,畜牲!你不得好死,你别活了,我叫人打死你。”

  “你能活得走出去吗?”我话不多,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。

  那两只嫩嫩的乳房捏在我的手心中,仿佛就像是陈怡的性命,我想将它捏死它就得死。

  那两只黑黑的乳头也成为我攻击的对象,我用指甲拼命的抠着硬硬的乳头,再用手再她的肚子上摸了摸,唉,可怜的孩子,你找到这个妈也算是你的倒楣。

  是的,孩子是无辜的,每个孩子出生来都是一张白纸,但是父母的教育极为重要,像碰到陈怡这种母亲,这种孩子与其让他出生,还不如现在就死在娘胎。

  等到这种孩子长大,受到陈怡的野蛮教育,将来再去还人家努力的人,这样平等就离现实越来越远。

  陈怡的裤子显得特别的宽松,所以脱起来也非常的方便,虽说陈怡用自己的双手拼命拉住自己的裤子,想保住自己最后的防线,但是发了疯的我哪里肯放得了她。

  我往陈怡的手上用力一咬,陈怡便松手了,我抓住这机会,将她的裤子拉到小腿处。

  这时陈怡见长裤不保,想保住自己的那条内裤,呵,你想得太天真了,即使你今天穿上十条裤子,我也会一一将它们剥下。

  我将内裤拼命地拉了下来,夜色比较晚,所以我也看不清楚她的小穴是粉红色的还是黑色的,但是长了很多毛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我拿起一小簇阴毛,往阴毛生长的逆方向拉去,陈怡疼得两腿直蹬,一簇阴毛被我抓下,在我的大拇指和食指之中,我拿在手上,然后用嘴一吹,那阴毛便向前飞去,就像孙悟空的七十二变。

  陈怡的叫声真的让我越来越烦,到了这个地步,一般的女人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,可是她为何还要叫。

  我野蛮的将自己的两根手指往陈怡的阴道深处插去,真想直接插入她的子宫里,让她离死前也做一把神仙吧。

  我像日本A片中的男主角,快速的用自己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“飞驰”着,陈怡毕竟是个女人,不知不觉,居然有了一点淫水。

  我再用指甲在她的阴蒂上抚摸着,我真是仁慈啊,让这个女人最后体验一把性生活的美妙。

  我脱去了自己的裤子,那根肉棒早已硬如钢铁,那红色的龟头犹如一颗导弹头,向其计算好的方向发射,而这个目标便是陈怡的阴道。

  我摸着自己的阳具,那是男人雄伟力量的象征。

  当阴茎刚要对准陈怡的阴道时,陈怡显然有所察觉,她拼命的向我蹬来,而我则借此机会抓住她的两条小腿,向左右两边分开,然后,身体向前靠近,尽可能的与她的屁股保持距离。

  但是陈怡还是没有放弃挣扎,我有点怒,伸出自己的一只拳头,往她的肚子上就是一拳,陈怡疼得在地上直打滚,同时也老实了很多。

  我将阴茎瞄准好她的阴道,然后将自己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压了下去,失去最后一道防线的陈怡只好认命,阴茎一旦插入阴道,想要再分开是非常困难的了。

  此时的我有一种很强大的占有欲,我要占领这个女人的一切,我要像驯服一匹马一下的将这个女人驯服。

  我将陈怡的两只手压住,陈怡也不动了,我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享受,我一定也要抓住这个享受女人肉体的最后机会,下辈子能否再做人也是一个大问号。

  陈怡的阴道似乎不是那样的紧,想想也是,就读了个技校,技校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处女可言,关键是她被多少个男人搞过,凭她这么松的阴道,估计性事没有少玩,她的老公啊还真是可怜。

  不过这样也好,能够延迟我的时间,我的阴茎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面打转,时而加速,时而减速,陈怡此时也好像特别的享受这美妙的时光,也不挣扎了,只是轻轻的发出“嗯嗯”声。

 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时间非常的紧迫,是啊,她在车上曾经报过警,或许马上员警便会来吧。

  一想到这,我加快了速度,最后的冲刺我非常地用力,一下又一下,而且越来越重,越来越深,突然间,我感到浑身的骨头一麻,那精液通过我的输精管向陈怡的阴道深处流去。

  高潮后的我也暂时放松了警惕,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恶女竟然丝毫没有妥协的样子,往我的睾丸就是一脚,我现时被闷得倒在地上,陈怡见此机会,拿起自己的衣服就想逃。

  此时我感觉自己滑入了无底深渊,不,我告诉自己,我不能放过这个女人,这个害我很惨死的女人。

  我忍受着疼痛,不知哪里来的力量,我跑得越来越快,很快便追上了这个女人,我用一个铲球的姿势将陈怡放倒,陈怡一个踉跄,连滚带爬的倒在地上。

  我被她的那一脚彻底变疯,此时我是野兽附体,我是恶魔附体,我是死神附体,我像个疯子似的往她的肚子一拳又拳的打去,陈怡则用指甲死死的抠进我的肉里,我越是疼,力量越是大。

  “你这个贱货,妈的,有后台就了不起,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  我疯了。

  “你这头猪,我叫人打死你!打死你!”

  “打呀,你死到临头了。哈哈哈哈!”

  我突然用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,是的,我要将她带入无尽的死亡,让她去接受十八层地狱的折磨吧,虽然这个地方我也即将前往,但是我不后悔,我要和这个女人同归于尽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躺在地上的陈怡一动也不动了,她被我掐死了。

  “轰隆隆——”一声雷鸣,随后下起了大雨,我举起鲜红的手,在雨夜中,就像是一个吸血鬼,我笑了,我仰天大笑。完了,什么都完了。

  一审被判死刑的我没有选择上诉,因为我知道自己应该付出这代价。只是感觉到为何老天老是对努力的人那么的不公。

  现在的就业为何有后台的人工作又轻松、钱拿得又多、又不必付出努力呢?

  而那些通过知识获得成功的人虽然有,但非常的少,甚至说是少得可怜,难道富一代、富二代、富三代……永远的就富下去了吗?

  是啊,牧师的那句话说得对,我没有经受住上帝的考验,或许这辈子的苦是命中注定的,只要我能够坚持住,或许下辈子便可以得到幸福,也像那些富人一样,想要啥就有啥。

  最后,我只想说,无论怎么样,只要自己努力过,那总会有公平的一天.............